綠色學校伙伴網路首頁

加入最愛
設成首頁

導覽/討論區
常見問題FAQ

台灣綠色學校的生態、教育理念

王順美

  隨著綠色學校伙伴網路計劃有越來越多的伙伴加入,我有更多的機會到縣市教育局所主辦的綠色學校研習會去演講,這個綠色學校伙伴計畫的根本精神變得越來越重要,過去表面上「歡喜逗陣,伙伴多多」已不成為滿足的理由,因為我們這一群人(六百個學校)要往哪裡去,為什麼要聚集一起?什麼是值得分享的?我們共同根植的基礎在哪裡?其背後的哲學理念又是什麼?這些問題對我這個計畫主持人是一個必須澄清的課題,相信也是加入伙伴想瞭解的。所以在綠色學校推動的第四年,我試圖將相關哲學理念整理出來,與伙伴們共同的激盪討論。

  基本上我的綠色學校理念是一面做一面形塑及調整出來的,在綠色學校伙伴網路計畫推動的初期、中期、甚至現在都有些想法陸續出現。綠色學校本身至少包括了「環保」、「教育」兩大環,但兩者還有共同的部分,就是社會潮流的「主體性」及「多元的思考」。首先,為什麼會以「綠色學校」來呈現?而不是過去的環境教育呢?剛開始以一個單純的想法,有個「綠色學校」的名字,學校的努力有明確的方向,也藉此提出多面向的綠色學校願景。說服學校加入時,我相信也鼓勵伙伴相信,「學校是一個具體的單位,有自己的潛能可以做事,不需只居於配合的角色」。今年下半年,當碰到環保署的廢電池計畫,許多國中小積極參與,更能藉此區分及體驗「綠色學校計畫」與「環保署廢電池計畫」兩者的異同?(綠色學校電子報第23期,黃柏鈞)當碰到「九年一貫」學校本位課程時,看到陳伯璋教授有關九年一貫的背景一文(陳伯璋,民88),更確定綠色學校是呈現目前民主潮流「主體性」的精神。理念如此的逐步澄清與確定,只能用一個「行動研究」或「建構哲學」來說明,即從行動中、從碰撞中,去澄清與建立原理原則,去調整、精鍊我們的想法。這是慢慢長出來的,而不是套用某一個理論,但再次反應出原本我的「有機整體世界觀」。

  過去環境保護以環保人士抗爭反企業,要求政府訂定執行嚴格的環保政策,在1992年的「地球高峰會議」「全球論壇」,一反期望政府的大有為,來伸張正義,而是提出「二十一世紀議程」,不同的層級的社會單位要做環保,並凝聚基層及個體、形成共識、規劃、採取行動來努力,企業本身也要做環保,其他領域也一樣,所以有綠色採購、綠色產品、綠建築、環境藝術等。環境保育不再侷限於某些人,獨出一格,而是理念融入於各個領域、單位,改變當中的運作、生活方式,呈現出不同的體質及風貌。學校是社會上一個重要的單位或機構,在生活中也消耗了許多的物質、能源,也產生了許多的廢棄物,如何減少學校的「生態足跡」,扮演一個好的公民是一個必要的課題。這延伸出在英國「生態學校」學校的環境稽核(王鑫,民89)。

  以下就台灣綠色學校計畫,對生活、環境的生態觀、對教育的參與學習、對推動的資源整合及伙伴關係,這三個層面的理念分述(圖一),盼望獲得伙伴的回應。

圖一 綠色學校理念

一、生態觀

(一)硬體空間

  綠色學校往往被誤認為校園的綠美化,但實際上有深層的生態觀在當中,而這生態觀或許會因為不同人,綠色程度不同1,綠色學校辦公室的我會偏向較深層的生態觀,並且支持新環境典範。即認為人是自然的一部份,我們應與自然有和諧的關係,尊重生命及順應自然的運作的規律,而非僅以一些技術來處理污染、或只以設規定來約束人們的行為預防問題,生態價值及人的謙卑應是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基礎。這是逐漸扭轉過去以人定勝天,缺乏自然敏銳度的生活及環境經營問題。

  學校散佈在各個社區之間,學校本身就是消耗能量、物質,並且產生廢棄物的地方;另外校園也是提供野生物及自然教學的地方,因此要符合生態的原則,校園空間有很大發揮的地方。若是學校的校園夠大,則應分區的經營管理,保留一些小荒地、水生生態池,讓自然在那裡演替,並且進行教學。放入生物多樣性的、本地種的概念,不再視為雜草,荒煙蔓草,以提供更多的生物棲息。另外是仍有生態考量的教學區或教學步道,或有機栽培區讓學校校園回歸教育的本質,讓學生可以從校園中進行多樣的學習,與土地發生一些關係。

  目前學校行政,包括:學校校長或教育局督學頗為重視校園環境,但仍以綠美化及環境衛生為主,尚未把生態觀放入經營中,這也是綠色學校伙伴計畫努力克服之處。另外,學校因人力不足、打掃方便,噴灑農藥或除草劑,將泥土或草地,改成硬鋪面,以減少塵土至教室,但確造成落葉無法回歸土壤分解、不透水水無法保留、生活空間燥熱的問題,在夏天使得整個學校熱烘烘的。

  在學校建物部分綠色學校強調環境共生,合適的科技,及設計上考量運用自然的光及通風,減少人為的方式。如:雨水再利用、太陽能、遮陽通風、資源回收的設備。在材質上盡量能再利用、可回收。空間設計上考量教學及師生為主的使用,提供師生互動性高的空間,讓師生發揮創意的教學場所,並且也提倡空間的教育,讓學生瞭解空間設計的理念,甚至去練習操作。

  這樣的生態及環境共生的教學,乃是協助人們克服對自然的恐懼或誤解。唯有老師引導學生親近自然、用不同的角度去觀賞欣賞,學生更瞭解它們,才能減少對自然的陌生及恐懼。而環境共生的設計,帶入學生瞭解硬體空間可以更順應及善用自然的力量來經營舒適的環境。同時也打破校園過去僵化使用空間的情形,及覺察空間使用的心理,如:一定要有個兩三百公尺跑道的典型運動場,一定要有個圍牆?

(二)生活及環境管理

  學校食衣住行生活中使用自然的產品。在食部分,鼓勵在家吃早餐,午餐,食物以當令食物及當地食物為主,減少廚餘及便當盒、飲料罐的產生,抱著愉悅感恩的心享受飲食。鼓勵學生規律的睡眠及作息,能健康身體,亦節省能源。衣物部分,鼓勵發揮創意搭配使用,書籍或文具珍惜使用,玩具自己創作。甚至物盡其用,衣服或書籍或文具或玩具透過辦理跳蚤市場轉給需要的人,而非為了節省不去做該做的事情。教室的佈置能發揮創意及減少購買新的紙張或用品,儘量重複再利用。維持教室光線合適,亦不浪費能源,節水也能惜水。上下學儘量走路、騎腳踏車或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並隨時觀察或欣賞周遭的環境,增添行的樂趣、通暢與安全。

  廢棄物則能有妥善的處理,能減少實驗藥品用量。能從源頭減量減少垃圾、廢水的產生,產生的廢棄物能妥善的處理,包括:資源回收、落葉堆肥、廚餘再使用、污水處理等。加強清理、維護、或部分更新及補強建物及設備,過程中注意減少使用有毒的物質,如:減少用過多的清潔劑。

(三)參與解決當地的環境問題

  當學校在回應地球環境的共同需要,做出一個「負責任的環保公民」時,以學校為本位的環境教育(綠色學校),能展現出「主體性」,自主的投入,也才能夠解決一些區域或地方自己面對的環境問題,這本身是為自己好(一般區域性的問題是不容易被政府重視或協助)。學校本位,即學校自己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自己組成團隊去面對處理問題或開創新的可能。當把自己的環境問題(如:社區的髒亂、行走不通暢、河川污染、貧窮、偷竊、地方發展問題)拾起來,運用課程去收集資料、調查、討論,共同面對,建構願景,一起努力,不但更清楚瞭解環境問題,也可能解決了部分問題,這歷程參與者的環境行動力形塑了,而這也回應「二十一世紀議程」的精神及「學校和社區本位」的精神。

二、參與學習觀

  綠色學校伙伴計畫,期望學校在生活及空間面向要呈現出生態的思維、人性的關懷,而要營造這樣的藍圖、願景,必須靠師生、行政人員,加上家長、社區、專業人士,而透過教學過程,參與的過程,才能在認知與行動上放入並且結合。而這不但是反應主體性的問題,而且是根本回歸到教育的課題上,打破教育只在教室內進行的迷思。而且教育的功能不只是在預備孩子面對未來社會,而是能夠改善生活及環境。

  綠色學校鼓勵並支持「參與、行動、學習」合而為一。學習不只是課堂上聽、讀、寫,而是看到老師怎麼做、怎麼行,而是自己親身做做看,去體會(手、腦、心、五官)去涉入感受,並再用心去省察檢討,去歸納出通則而得著。以學習的理論來看,學習是主動、自發的,將訊息內化的認知過程,是透過個人的認知和感覺來詮釋外在經驗和訊息的學習過程。學習過程不代表學習者一定可以接受到教師等外在所要傳達的訊息,營造好的學習環境或具有教育功能的環境,教師的以身作則,教師與學生的關係,亦傳達某種訊息,也影響著正規學習的效果,所以關注各層面的綠色學校是必要的。

  往往父母不讓子女參與家事、在學校打掃廁所,基本上這是剝奪孩子學習生活的機會。教師及父母應提供孩子參與嘗試錯誤、學習的機會,而非直接命令他要如何,或是只是讓他讀書,將一切都做好給他。在營造綠色學校的同時,生活行為上,在規範上,在空間上有許多是需要調整的,以節省資源、能源、讓物質循環等考量,這個調整過程容許孩子參與做決定,分析朝向綠色學校有哪些替代的作法,各種作法的優缺點,決定後並確實執行,並有機會去檢視真正的結果與反思。這過程讓孩子及我們「知行合一」,即「去做」,並且「知道為什麼要做」。另外「知道是對的」,就「勇敢的去做,付代價的去做」。這是一種成就感、榮譽、自尊與自信。根據社會心理學的知行一致的理論,人們認知、情意、行為一致時,是達到最平衡的方式。這過程也是集體「行動研究」,鼓勵校內師生透過集體的思考、瞭解診斷問題、腦力激盪、收集資料、思考替代方案、分析利弊、價值澄清、甚至規劃行動計畫,執行、檢討評量、再調整的能力訓練。

  綠色學校伙伴網站上,提供學校自主的機制來建立綠色學校。首先學校的參與不是規定的,是自願的。提報不是強迫的,提報的期限也相當的寬,學校按自己的狀況來提報。提報的內容也是自己決定的,但中心辦公室期望提報時能夠詳實,讓其他伙伴瞭解。當學校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開始,網站上鼓勵學校從自評開始,可以使用網站上的自評表,也可以自己設計,或修改網站上的自評表,開始做。透過自評表,學校師生知道自己的環境或生活或教學或行政可以改善的點。可以自己決定從何處開始,自己關切的是什麼(價值澄清),自己能夠做什麼(能力),從那個地方開始,自主的、自願的執行。這個網站強調行動成果要分享,加強自己的信心,也鼓勵與其他參與者加入行動。在填寫提報分享表,就被期望是一種記錄反思檢討分享的過程。

  當伙伴在學校努力,遇到挫折時,或許可以瞭解許多因素影響,非線性的因果關係,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試一試,或用其他的角度來看待。學校是有機的,只要持續做灌溉、耐心等待、必有成果。或許不應當給自己預期太高,或許知道別人想做但有難處,或看有一些成果才會加入。唯有熱誠及行動才能帶出果效,自助人助,不管是他人、社區、或政府的協助。

三、資源整合、伙伴關係

  綠色學校的營造及綠色學校計畫的推行,已經一反過去單打獨鬥的方式,採取伙伴關係,使得相關資源整合,支援綠色學校的推動。在校內各處室共同投入一個較具共識的議題或願景,來開創綠色學校,使教學與行政結合,讓學習與實踐一起發生。讓老師學習協同教學或共同推動一個行動,不再是各做各的,可以腦力激盪,激發出熱情、行動計畫、及執行的成就感。

  另外,社區、政府部門、民間團體的資源投入,也引動或支援學校的綠色行動,使得一些行動不再那麼的困難,並更具有創意、及樂趣。如:社區人士至校的講古、社區商店與學校合作的綠色消費、農業局來的樹苗、研究單位來的樹醫生等。這在綠色學校的提報分享中,筆筆皆是。

  教育部綠色學校計畫邀請不同領域人士共同推動,他們包括四個子計畫,透過縣市教育局由上而下的推動縣市內的學校加入,並使推動過程合法性及有名分。透過綠色學校伙伴電腦網路成為伙伴,這是自行參與由下而上的機制。建築景觀空間團隊、師資訓練專業團隊,提供專業的建議或研習或資料給學校,以引導、鼓勵及陪伴有興趣的學校朝向綠色學校。

  最後,當民主潮流吶喊著「學校本位」課程,但學校第一線的老師對此心中確有許多的猶豫、不定、及不安。「學校本位」課程在反應著世界潮流的「反集權」「反專業」「反菁英」(陳伯璋,民88)。或許這些字眼讓讀者感覺很強烈叛逆,用一些和緩的方式說明,就是人們開始相信每個人、每個單位或機構都有潛能,透過參與學習,自己做些決定,個人或幾個人可以動手作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不一定只有專家來做,不一定自己只能扮演配合的角色,或許專業知識需要,但當地的知識、生活經驗,也是解決問題,開創未來重要的成分。綠色學校計畫並不要求老師們一定怎麼做,或「協同」、「整合」、「一貫」,有時候就是順著感覺去走,人就加進來,事情及學習也就逐漸完成,或許自自然然可以達到「學校本位」的精神,這當中有時間、有空間的彈性,按著自己的步調走,盼望雖不是眾目睽睽的改革,但確是一個中心喜悅的嘗試。

參考資料

  1. 陳伯璋(民88)。九年一貫新課程綱要修訂的背景及內涵。教育研究資料,7(1),1-13。
  2. 黃柏鈞(民91)。從「廢電池回收」提報見「綠色學校」的理念推行。綠色學校第23期電子報, http://www.greenschool.org.tw/main2/act20021102.htm
  3. 王鑫(民89)。英國生態學校運作模式之規劃。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協會,131-135。

 [上頁]

 [上頁]


.   本站由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知恆管理維護    [首頁] 連絡我們 | 版權聲明 | 最新消息 n@log Counter[n@log]